036 交易

莫小鱼也想跟着去看看,但是一想到梅文化那恶狠狠的样子,实在是不想去惹那个麻烦,于是慢悠悠的回到了他们的包间。

一想到里面郎坚白和龙鼎天正在谈话,自己进去不合适,于是就坐在了包间外面一株树下的石凳上,石桌上摆着有人没下完的象棋残局。

但是没想到的是这里居然是包间后面小窗户的所在地,虽然郎坚白和龙鼎天的谈话听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侧耳倾听,还是能听到他们在说什么的。

于是莫小鱼又换了个位置,这里离小窗户更加的近了,莫小鱼一手拿着一枚象棋子,一手托着下巴,但是心思完全不在棋盘上,而是在偷听郎坚白和龙鼎天的谈话内容。

“郎教授,你说的这件事,我很为难,你也知道,我们现在的政策就是到点就下,与其说这是一项固定下来的政策,还不如说下面那些盯着的眼睛让你不得不下去呢,博物馆内部怎么样,你能把控吗?”龙鼎天叹了口气,问道。

郎坚白明白龙鼎天的意思了,如果内部能协调好,没人出面去告状啊,反应情况啊,他倒是可以协调一下,但是如果内部不稳,有人急等着接班呢,那这事就很麻烦,谁也不想惹一身麻烦,而且是毫无道理的麻烦。

“龙市长,单位内部都好办,我在这个位置上呆了十年了,没人敢扎刺”。郎坚白利索的说道。

“你这话我信,但是还有个问题,那就是理由呢,人家都是到点就下,你赖在位置上不下去,即便是你们单位可以摆平,但是我以什么理由向下面过问这件事,你好好想个理由,要无比合情合理,否则,还是不能堵住悠悠之口啊”。龙鼎天把所有的事情都压给了郎坚白,他只是在关键时刻说句话而已。

但是却没人看不起这句话,因为这句话,郎坚白的政治寿命就可以多延续几年,这是多大的好处,更何况郎坚白目前面临的巨大难题,那可不是单单多当几年馆长的问题,搞不好是要掉脑袋的。

“龙市长,有件事,我正想着向您汇报呢,经过这么多年的发展,博物馆自己的购置,再加上一些爱心人士的捐赠,博物馆现在的文物太多了,但是展厅呢,还是那么大,所以很多捐赠人士有意见,因为他们捐赠了,但是看不到展出,还以为是博物馆贪墨了呢,再者,大批的文物放在仓库里,一个是不利于保存,二来也不利于实现其效果,我们想申请一笔资金,扩建博物馆,还请龙市长支持啊”。郎坚白一席话说的龙鼎天微微点头。

不管这些话是真的还是假的,但是无疑郎坚白这个理由还真是一个很好的理由,郎坚白离退休的时间还有一年的时间,如果这个项目下来了,又是郎坚白一直在奔走负责,那郎坚白不可能半途退下,到时候自己也可以说句话,相信没人会怀疑自己的目的不纯吧。

莫小鱼在外面举着棋子半天了,也不见落一枚棋子到棋盘上,但是内心却被里面郎坚白的话震惊不小,扩建博物馆,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这么看来,只要龙鼎天能答应支持这件事,其他的问题就不大了。

“郎教授,你说的这个问题我倒是觉得可以,不过,拨付资金这样的事不是我一个人说了算,而且扩建展览馆,也不是一个小工程,需要不少钱吧,你可得好好筹划一下”。龙鼎天笑问道。

“龙市长,实不相瞒,就我们唐州来说,博物馆的管理水平和文物的修复工作都还很落后,我的意思是,我既然挑了这个头要扩建博物馆,那就要在扩建展览馆的同时,一并建好最先进的文物修复和保存的仓库,为未来十年二十年博物馆的发展奠定基础”。郎坚白口气不小,但是说到底就是一句话,要钱,要很多的钱,这钱都得市里出。

“嗯,你计划了没有,大概需要多少钱?”龙鼎天开始时还没意识到郎坚白是来真的,还以为是想做个样子,糊弄过去退休时间,这不是没有可能,申请,立项,论证,这些程序走过去,没个两三年是完不成的,到时候郎坚白就可以退了,但是看这架势郎坚白是来真的了。

“初步估算,大概需要一个亿”。郎坚白狮子大开口,说道。

“老郎,你这,太多了吧”。龙鼎天把郎教授改成了老郎,似乎是在提醒他不要太过分了。

“龙市长,如果这个博物馆建成后,将是华西地区最大的博物馆,说实话,建房子花不了几个钱,这些钱主要还是用在博物馆内部的系统建设和升级,一个是保存系统,还有就是防盗系统,故宫博物院都被盗过,现在盗墓不好盗,文物贩子又把目光转向了博物馆,所以,这些都是必须的”。郎坚白说道。

一个亿,郎坚白这老家伙张口就是一个亿,龙鼎天确实是被将住了,他现在开始怀疑郎坚白不是只想拖几年退休了,而是想从博物馆的改扩建中牟利。

郎坚白见龙鼎天端着茶杯不说话了,也不想把这事做的过僵,还是悠着点好,正想解释一下时,没想到龙鼎天倒是先说话了。

“老郎,你这事,我不是不想帮你,但是我现在只是个副市长,说话的分量还是有限,所以……”

“龙市长,我明白,我明白,我这边做的好看点,您帮我们尽力争取吧”。郎坚白生怕龙鼎天一口回绝,自己就真是完蛋了,这戏码演的确实是有点过了,自己的雄心壮志把龙鼎天给吓到了。

“那好吧,我尽力”。龙鼎天终于是叹了口气,说道。

“谢谢龙市长,对了,我还有个好消息,小萱的教授今年可能有戏”。郎坚白说道。

“教授?她凭副教授不才两年吗?这么快?”龙鼎天不信道。

“我师兄现在是院长,现在还没退下去,这事赶早不赶晚,能顺理成章办的事,尽早办了,免得以后费劲”。郎坚白说道。

其实郎坚白这话说的有点矫情了,很像是在给龙鼎天卖好,龙鼎天是唐州副市长,自己妹妹想评教授,还不是一句话的事,但是这话让郎坚白说出来,这就意味着我郎坚白想你前面去了,投桃报李,于情于理,你自己看着办吧。

喜欢国色天香请大家收藏:()国色天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