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7 逼到墙角

就这么三言两语间,一个不为人知的交易就达成了,这个时候莫小鱼听到了不远处传来高跟鞋的声音,猜想可能是龙幼萱回来了,于是踮起脚尖,迅速离开了这个地方,悄悄到了厅堂里去看梅文化那几个破字去了。

但是过了一会,高跟鞋的声音居然是到了自己的身后,莫小鱼不由得回头看了一眼,发现站在自己背后的不是龙幼萱,而是梅文化的女儿梅芸芸。

这个女人还是一身素色的旗袍,有点偏蓝色,但又不是蓝色,很像是雨后天晴时天空的颜色,全身上下找不到一丝一毫的装饰,就连腋下的扣子也是一样的颜色。

看上去很有民国的范,而且梅芸芸这个女人是那种第一眼看上去没有惊艳的感觉,不像是姬可馨,更不像是杜曼雪,但是她却有一种耐看的气质,是属于那种看一眼没感觉,平淡无奇,可是第二眼就觉得这个女子身上的亲和力让你没办法不去看第三眼。

最好的旗袍都是定做的,高矮胖瘦不一样,所以没办法成衣,即便是现在可以买成衣了,也要做一些修改,因为旗袍如果穿的不合适,会很难看,别说是美感了,还会拉低女人的质感。

“我不懂字,但是我听龙小姐说你是郎教授的关门弟子,应该有点本事吧,难道我父亲这幅字真的就那么不堪?”梅芸芸不喜不怒,看上去好像是在谈论一件和她毫无关系的事情,但事实上,她心里对莫小鱼很不忿,毕竟这是自己父亲写的字,写的好不好,我们愿意,碍你什么事了,不想看别来啊。

但是梅芸芸是属于那种喜怒不形于色的人,这一点连她老子都做不到,但是作为一介女子的梅芸芸却是天生的本事,可以说在隐藏心思方面,她可是深得其味。

“梅小姐,哪里哪里,梅老板写的字很好啊,我那天是胡说的,您不要介意,那个,我去吃饭了,再见”。莫小鱼掉头就要走。

“你这人真是口是心非啊,刚刚还在说我父亲的字臭,现在又说很好,莫先生,能从你这里听一句实话吗?”梅芸芸看着莫小鱼,依旧是不喜不悲,看不出任何的表情。

但是看不出任何的表情本身就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情,莫小鱼砸吧了一下嘴,没理她,转身准备回包间,此时包间里传来了龙幼萱的声音,看来是已经回来了。

于是也进了门,果然,已经开始上菜了,最后一道菜是梅文化亲自端上来的,用一个不小的盘子,而盘子上面被一个不锈钢的罩子罩着,看不到里面是什么东西。

“梅老板,又麻烦你了,这道菜吃了无数遍,但是依然是你这里最正宗,你年纪也大了,我们以后再来,都不好意思点这道菜了,不知道有没有人得你的真传?”郎坚白笑笑,问道。

“龙市长,郎教授,这麻烦从哪里说起啊,你们来我这里已经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了,不过,我今天还真是有个要求”。梅文化进门时看都没看莫小鱼,但是说这要求时却不怀好意的看了一眼莫小鱼。

莫小鱼心里一惊,我靠,这老头还真是记仇啊,不会是想找我的茬吧?

“梅老板,我们都是老朋友了,有什么事,你说就是”。郎坚白笑笑问道。

梅文化没说话,而是一探身,将那顶不锈钢的罩子提了起来,除了莫小鱼看到菜后张大了嘴之外,其他三人都很镇定。

这是一道用菜摆成的牡丹花,一片一片的交错而起,由大及小,慢慢的一直到花蕊里,这是一朵盛开的牡丹花,娇艳橙黄,真是叹为观止。

更为巧妙的是不但是有一朵大的牡丹花,在这朵牡丹花下,一根芹菜梗做的花茎伸向长方形盘子的另一端,中间有几片绿色的叶子,而在绿茎的顶端,却是一朵含苞未放的小花骨朵,这道菜真可谓是巧夺天工。

“牡丹鱼片”。梅文化看到莫小鱼的反应,很满意,其他人无所谓了,因为他们吃了不止一次了。

“各位,这牡丹鱼片是我这里的招牌菜,刚刚郎教授也说了,我年纪大了,现在的确是有点力不从心,各位以后可能真的吃不到了,所以,如果给这道牡丹鱼片留下一幅墨宝就好了”。

“这事简单,找郎教授啊,他的字可好”。龙鼎天是不可能为了一道菜在这里留下所谓的墨宝的,这不是显摆自己在这里吃过饭吗?

“郎教授的字都是按照平尺卖的,我可不想沾这个光,免得下次郎教授不敢来了,不过,听说郎教授收了一名徒弟,这事就由这位代劳怎么样?”梅文化看着莫小鱼,诡异的笑道。

奶奶的,这老头还真是记仇啊,自己躲来躲去,还是被这家伙给揪住了,郎坚白和龙鼎天不知道莫小鱼和梅文化之间有什么过节,但是龙幼萱知道啊,一看这场景,不由得暗暗替莫小鱼担心起来。

依着梅文化的脾气,莫小鱼要是真写了这字,还不得让他挂起来,写的好还罢了,写的要是不好,来这里的人可都是有头有脸的人,到时候梅文化揶揄莫小鱼是小事,他就是个无名小卒,但是要是挂上一句,这是郎坚白教授的关门弟子写的,那莫小鱼就别想出头了。

郎坚白一愣,不知道梅文化怎么看上莫小鱼了,但是却不想让莫小鱼在人前显示自己的能力,可是如果不让他写,这事还真是不好收场了。

莫小鱼看向郎坚白,看到郎坚白微微点头,于是回头对梅文化说道 “老爷子,听你的,没问题,我们先吃饭,然后写字,好吧,现在都饿了”。

梅文化没想到这小子还真是敢接招,他还想着只要是龙鼎天打个圆场,这事就算了,但是没想到莫小鱼居然应承了,还这么干脆利落。

“好,好,各位慢用,我去准备了”。梅文化退出去后,关上了门。

“小鱼,这个倔老头,你怎么惹着他了”。郎坚白待梅文化走后,问道。

“我也没怎么得罪他,我就是……”莫小鱼小声说道。

喜欢国色天香请大家收藏:()国色天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