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42 他还是个陌生人

听到蒋玉然这么说,英康宁也感到不可思议,扭头问道 “没开玩笑?陈婉莹那可是鼻孔朝上谁都看不起的人,而且据她哥哥说,家里给介绍了多少人都是不满意,怎么可能呢?”

“开始我也不信,但是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们都不知道,而且,坏了,昨晚莫小鱼给我打过电话,好像是……”蒋玉然说到这里,这才把昨晚的事都串了起来。

接着把昨晚到今天的事都给英康宁汇报了一遍,这两人都猜测可能是昨晚出事了,而且这两人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恐怕只有他们两人知道了。

“嘿,这小子,还真是不简单,要真是能把陈大律师拿下,这以后在香港也算是有一号了”。英康宁啧啧称奇道。

“英总,今晚我想让他试试水”。蒋玉然说道。

英康宁听蒋玉然这么说,沉吟了一下,说道 “会不会急了点,这事急不得,你告诉他,每一次一百万人民币,不论价值高低,都是一百万,而且不需要他以身犯险,不需要和我们的人接触,这样除了你我,不会有人知道他的存在,我觉得这个条件可以了”。

“不试试,永远都不可能有第一次,好吧,我同意,这第一次,你最好跟着,看看他的成色”。英康宁说道。

“那行,我就按照这个条件谈了,另外,我们的人都准备好了”。蒋玉然说道。

隔壁的房间已经告一段落了,莫小鱼和陈婉莹仰面躺在宽大的床上,床单早已不成样子,看来又要人来打扫一次了。

“知道吗?我本来是想要到解药就走的,你这个混蛋,又一次欺负我”。陈婉莹面无表情的说道。

“我知道,我们扯平了,昨晚是你强迫我的,今天我强迫了你,你我都不欠对方了”。莫小鱼笑道。

“你混蛋,我和你能一样吗?”陈婉莹双手掐住了他的脖子,那种狠狠的样子想要把莫小鱼掐死。

但是莫小鱼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窒息的感觉,反倒是看到了自己刚刚没有看到的景象。

“我从未见过你这样美丽和冷艳并存于一身的女人,有人说智慧的女人不可爱,但是我觉得其实智慧的女人更可爱,因为她们要么不想去取悦男人,如果想,那就一定能让男人为她们做一切事情,杀人放火,胡作非为”。莫小鱼淡淡的说道。

“嘴巴够甜的,骗了不少女孩子吧?”

“很多,但是都没有你聪明,所以,为了下一代,我们生个孩子吧,也一定是最聪明的”。说完这话,莫小鱼一跃而起。

“你这个混蛋,我不要……”陈婉莹挣扎道。

“我敢打赌,过不了一分钟,你就会说你要……”莫小鱼说道。

事实证明,这个时候,行动重于一切的甜言蜜语,因为女人也不是任何时候都喜欢听甜言蜜语的,比如这个时候。

莫小鱼点了一支烟,坐在卧室的椅子上,看着一动不动犹如死鱼般的陈婉莹,白析的肌肤,混乱的床榻,莫小鱼很想将这一切都画下来,可惜的是现在手头没有画笔。

不过,这难不倒他,床头有酒店为客人准备的记录电话之类的铅笔,而宽大的留言本就充当了画板和画纸,卧室里出现了一种奇怪的景象,一个画师,一个模特,虽然看上去毫无生机,可是在莫小鱼的画笔之下,这一切都鲜活起来。

因为角度的问题,莫小鱼只能看到陈婉莹的半边脸,零乱的沾着汗液的头发贴服在脸上,只有耳洞没有耳环的耳朵,一切都是静止的,可是却又那么生机勃勃。

陈婉莹缓了一会,终于醒过身来,听到了沙沙的声音,不由得扭头看向莫小鱼的位置,发现他正在画着什么东西,不由得翻了个身,将床单裹在自己身上,虽然和这个男人有了第二次的肌肤之亲,但是她还是不能容忍自己在他面前露出自己的躯体。

对她来说,他还是个陌生人。

光着脚,踩在柔软的地毯上,白色的床单裹在白析的肌肤上,虽然有两人的味道,但她披上之后,床单不再是床单,那是一件量身定做的美丽衣衫。

“在画什么?”

“睡夫人”。莫小鱼说道。

他没有说老套的睡美人,因为美人就是美人,在大多数人的眼里就是美人,但是夫人可不一样,那要看是谁的夫人,而莫小鱼很清楚的告诉她,你就是我的夫人,睡夫人。

虽然是铅笔画,但是足以让陈婉莹惊艳了,可是从不舍得夸人的她对莫小鱼也不可能例外,只是说了一句 “还可以”。

“如果是油画,可能效果会更好一点”。莫小鱼说道。

“你是画画的?”陈婉莹问道。

“我是搞艺术的,这幅画送你了,留个纪念吧,想我的时候可以看一看,就会想起我和你在一起的时光了,虽然短暂,但是回味无穷”。莫小鱼眯着眼摇头晃脑的说道,看上去很享受的样子。

“无耻之徒,今天的事谢谢你”。虽然还有些局促,但是她已经学会怎么和莫小鱼沟通了,毕竟相处的时间太短,短短两天的时间想要让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百分之百的信任,那是不可能的。

喜欢国色天香请大家收藏:()国色天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