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73 龙吟琴

爵爷愣了一会,开始慢慢回过味来,觉得这个地方不是什么人都能来的,莫小鱼能到这里来,而且还没人跟着,这小子该不会是也被日本人给收买了吧?

想到这里,李进爵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言语表情也冷了很多,不像是刚刚见到莫小鱼时那么激动了。

“你到这里来,是怎么回事?”李进爵犹豫了一下,还是问道。

“我到东京来办事,没处理好,落到他们手里了,我不知道他们找我想干什么,但是刚刚进门时我说了,如果见不到您,我什么都不会说,所以他们把我带过来见您一面”。莫小鱼说道。

“唉,这里不是什么人都能进来的,进来了,就难出去了,你怎么这么糊涂呢,不要管我,能出去就出去,明白吗?你还年轻,可以做的事很多,而我,老了”。李进爵仿佛是失去了一切的斗志。

莫小鱼还想再说什么时,他注意到李进爵的手在椅子扶手上轻轻拍打着,仔细一看,椅子的扶手上好像是有个很小的黑点,但是却在不停的闪烁着,这不是窃听器就是传感器,看来这里还真是不寻常。

莫小鱼适时噤声,把一些自己想说的话都咽了回去。

此时,不远处传来了高跟鞋的声音,莫小鱼回头看去,是羽田爱来了。

“我可能要在这里待一段时间了,改天咱爷们再聊”。莫小鱼笑道。

“凡事多想一想,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分别时,李进爵站起来,和莫小鱼握了握手,说了这么一番话。

此时,在不远处的监控室里,石田阳平看着李进爵和莫小鱼,听着他们的谈话,点点头,他始终都认为李进爵是个聪明人,识时务者为俊杰,现在都什么年代了,坚贞不屈已经过时了,现在是合作的时代。

“谈的可还愉快?”羽田爱问道。

“谢谢你们照顾他,既然要利用他,就要让人活的长久一点,否则的话,岂不是亏本了?”莫小鱼说道。

“这话说的没错,就怕这人没用了,没用的人,活的越长,越是浪费”。羽田爱面无表情的说道。

莫小鱼一愣,问道 “你爸妈退休了吗,还是仍然在工作?”

羽田爱看了一眼莫小鱼,她明白莫小鱼的意思,这家伙总是能把自己说的哑口无言,要说论斗嘴,自己绝不是他的对手,但是别忘了,你现在落到了我的手里,接下来的事情可就由不得你了。

莫小鱼没想到石田阳平对自己那么感兴趣,在门口等着他也就罢了,自己见了李进爵后,他还在等着自己,好像今天见不到自己,就什么事也办不成了一样。

羽田爱把莫小鱼带进了一个房间,很宽大,但是里面的陈设却很意外,完全中式的摆设。

而石田阳平正在房间里的椅子上坐着,等待着他,说实话,如果此时莫小鱼出手,他完全可以将这师徒俩制服跑出去,但是见到了李进爵,就这么走了,实在是可惜了。

“莫先生,对这里的摆设可还满意?”石田阳平见莫小鱼进来,起身看看这屋里的摆设,问道。

“什么意思?”

“没什么意思,这里以后就是莫先生的房了,我知道莫小鱼是一个艺术家,而这个中式的房,是我花了大价钱从中国南方的一个大家族买来的,据说他的祖上是南明小朝廷的后人”。石田阳平没有了双臂,走路有些怪,但是却不妨碍他在屋里到处走动。

羽田爱此时到了他的身边,准备随时扶住他。

“你这是想要把我囚禁到这里了吗?”莫小鱼不急不躁,一边看着这屋子里的家具,一边问道。

“我原来的确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我改变主意了,莫先生来去自如,只是,我想和莫先生合作,如何?”石田阳平说道。

“合作?”莫小鱼一愣,不明白这个老鬼子到底是什么意思,石田阳平的话的确是让莫小鱼吃了一惊。

“对,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香港和伦敦拍会上的两幅画都是出自莫先生之手吧,我一直都以为是作伪大师郎坚白所为,没想到他的弟子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郎坚白充其量也就是临摹,而莫先生却已经开始创作了,而且最为难得的是,莫小鱼的创作符合其时其景,实在是让人叹服”。石田阳平缓缓而谈。

莫小鱼渐渐明白这老鬼子的话里话外的意思了,因为他明白,要是把自己囚禁在这里,莫小鱼不想画,他养着莫小鱼也没用,他知道中国文人的气度,虽然现在君子少了,但是宁折不弯的本性还在。

“你的前辈在这里,他懂得一幅画怎么才能到最高价,也知道怎么才能把一副画运作成世人景仰而愿意掏钱买的画,说实话,在这方面,日本人不如中国人,这个我承认,所以我说,李进爵不是画师,但他是大师”。石田阳平给了李进爵很高的评价。

“那你们就是那样对待大师的?处处监控,处处设防,还是不信任他嘛,如果我没猜错的话,我和爵爷刚刚的谈话,你早就知道了吧?”莫小鱼不满的说道。

“只要是莫先生愿意合作,这一切都好谈,如果你们师徒可以合作,那就最好不过了”。石田阳平说道。

莫小鱼沉默不语,信步走到了一架古琴前,石田阳平还真是下了本钱,莫小鱼一眼看出,这架琴是明朝的古琴,莫小鱼信手拨弄了一下,古琴发出铮铮之声。

“这张琴是从中国买来的,八百三十万人民币,莫先生看出来这琴的来历吗?”石田阳平的语气里颇有弄的意思。

“如果没猜错的话,这琴应该是龙吟”,莫小鱼凌空用手比划了一下,继续说道 “长1242,肩宽19,尾宽132,背面龙池上方刻草‘玉韵’纳音内刻有大明万历七年等字样,应该是益王琴”。

“一点不错,莫先生果然没有让我失望”。石田阳平叹道。

“只是这张琴我记得是在中国的博物馆里收藏着,怎么到了这里?”莫小鱼皱眉问道。

喜欢国色天香请大家收藏:()国色天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