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85 心理准备

这一路上,小史密斯和莫小鱼谈论了很多伦敦和中国的事情,但是就是不聊为什么要把莫小鱼带去见他老爸,莫小鱼此时也醒悟过来,这件事很可能是和贺翔羽有关系。

因为贺翔羽走的时候曾经笑的很诡异,而且还说自己居然还敢来伦敦,胆子真是不小之类的话,那时候不知道是什么意思,但是现在,已然是不知道。

庄园依旧,汽车一直开到了城堡门口,这才下车。

“请吧,我父亲在上面等着呢”。此时再看小史密斯,一点笑容都没有了,看样子这是要露出真容了。

莫小鱼莫名其妙的跟在他的身后,进了大厅,又到了客厅里,这次终于见到了老史密斯。

“议长先生,很高兴再次见到你”。莫小鱼笑笑说道。

“莫先生,我也没想到能再次见到你,我本来是想在下个月访华时邀请你见一面的,没想到你先到伦敦来了,请坐吧”。老史密斯既没有过分的热情,也没有冷淡,莫小鱼此时还是看不出到底出了什么事。

“议长先生,这么急火火的找我来,肯定是有事吧”。莫小鱼问道。

“当然”。说完,老史密斯挥挥手,管家立刻离开了客厅,不知道去拿什么东西了。

但是当管家捧着东西出来时,莫小鱼还是呆了一下,没想到自己还真是猜对了,老史密斯要自己看的还真是两幅画,虽然管家还没打开,但是莫小鱼已经认定,这一定是自己画的那两幅画。

“这是什么东西?字画吗?”莫小鱼问道。

“没错,莫先生看看,是不是很熟悉?”老史密斯面无表情的问道。

莫小鱼因为刚刚有了些思想准备,在管家打开画轴的过程中,莫小鱼也在思考,老史密斯找自己来是何意,知道自己画这画的人只有郎坚白,后来猜到自己画的这两幅画的人还有爵爷和石田阳平那个老家伙。

但是自己从未对石田阳平承认过,联想到之前石田阳平和老史密斯可能有些合作或者是见过面,那么在老史密斯面前中伤自己的一定是石田阳平这个老家伙了,只是到了伦敦,还是以前就给老史密斯说了这件事了呢?

在没有见到自己画画之前,石田阳平一直都是猜测,在香港拍时就说这幅画是假的,但是依然没有挡住这幅画高价出,现在又来炒冷饭,有意思吗?

“这画当然很熟悉了,我在议长先生的藏宝室里看了很久,我们还讨论过这两幅画,我记得当时议长先生还说,您最大的梦想就是集齐四大才子的画,您忘记了?”莫小鱼彬彬有礼,丝毫看不出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小史密斯一直都在观察莫小鱼,但是却发现这小子并无二致,一点惊慌的情绪都没有,如果真是他搞的鬼,怎么可能没有一点表现呢?

“但是现在有人说这两幅画是假的”。老史密斯不高兴的说道。

“哦?古董这玩意,本就是一人一个眼光,议长先生难道因为一个人说是假的,就认为这是假的了?”莫小鱼不解的问道。

“可是那个人也是古董方面的专家,我相信他的话还是有几分可信的”。老史密斯很不高兴的说道。

“嗯,议长先生说的那个人是日本人石田阳平吧?”莫小鱼问道。

老史密斯皱眉问道 “你怎么知道?”

“我不但知道,而且我还知道,他还说这两幅画都是我画的,对吗?”莫小鱼哈哈大笑道。

老史密斯看向小史密斯,但是小史密斯摇摇头。

“议长先生,你不用看他了,不是他说的,这事是我的亲身经历,我在不久前和石田阳平在一起呆了一段时间,议长先生,你知道中国的莫高窟吗?”莫小鱼忽然转移了话题,问道。

老史密斯不知道莫小鱼的葫芦里的是什么药,点点头。

“那你肯定听说过,当时在莫高窟有一个王道士,把很多的经卷都给了前来寻宝的外国人,这其中也包括了日本人,在这些被劫走的经卷中,有一部分是空白的绢纸,适合画画和写字,有一些辗转被石田阳平得到了……”

莫小鱼侃侃而谈,一看就不像是在编故事,谁也编不了这么快和流畅,听起来又合情合理。

“您可能不知道,上次在伦敦拍的那个元青花大罐,最后虽然流拍了,但是那个东西确实是假的,而且还是中国人的,只不过是在日本的,是一个叫桃七爷的人出来的,可以说那个人是现在世界上仅存的制瓷大师之一,但是在十年前被石田阳平掳到了日本,而我,也是被骗到了日本,石田阳平看到我能在你们家宴会上现场作画,认定我的临摹能力已经登峰造极,所以要我做一件事,你猜是什么事?”莫小鱼看向老史密斯,问道。

老史密斯摇摇头,没说话,虽然没说话,但是他的心里也猜到了八九不离十。

“很简单,他要我用那些买来的唐朝绢纸临摹一幅画,而这幅画的年代和所用的墨的年代,都是恰到好处的,那幅画就是藏于故宫的步辇图”。莫小鱼说道。

老史密斯是中国画爱好者,当然知道那幅画的重要性,平时是不展出的,因为年代久远,太过容易损坏,很少对外展出。

“议长先生是政治家,当然知道中国和日本的关系,所以,我怎么可能去做这种事情呢,别说是我做不到,就算是我能做到,我也不会做的,对吗?”莫小鱼看向老史密斯,问道。

老史密斯点点头,似乎明白了莫小鱼的意思了。

喜欢国色天香请大家收藏:()国色天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