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50 跳舞

各自回到房间后,拓跋清婉洗漱完毕,本来想着莫小鱼肯定很疲惫了,不想再去打扰他,但是在吃饭时有些事没好意思当着顾依依的面问。

此时都已经洗完澡了,再去也不合适,可是要是这些事不问明白,她今晚别想睡着了,想来想去,穿好衣服去敲了莫小鱼的门。

但是没想到自己还是来晚了,开门的居然是顾依依,一样的,顾依依比自己还过分,居然是穿着酒店的睡衣过来的。

“哦,对不起,我不知道,我没事了……”拓跋清婉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但是很明显,莫小鱼和这个顾依依的关系肯定早已超越了平常的男女关系了。

“没事,清婉姐,我这就去睡觉了,晚安”。说完,顾依依打开门,将拓跋清婉让了进来,然后自己出去关上门去了隔壁。

拓跋清婉觉得很不好意思,看着顾依依离开了,但是回头一看刚刚从洗手间出来的莫小鱼,这家伙更是过分,居然就穿着一条短裤就出来了。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的鸳鸯浴了?”拓跋清婉问道。

“说什么呢,找我有事?坐吧”。莫小鱼指了指沙发,然后自己很从容的套上了裤子,上身就那样赤-裸着没穿上衣。

“也没其他事,就是想问问你,依依在饭桌上说的一些事,我很好奇”。拓跋清婉说道。

“好奇?你还好奇这些事啊,不过你说你是神秘学硕士,我倒真是好奇了”。莫小鱼说道。

“是吗?你有什么好奇的?说来听听?”拓跋清婉问道。

莫小鱼拿出一瓶男士美容霜,那是欧莱雅保湿霜,看的拓跋清婉一愣一愣的,或许是自己没经历过其他的男人,所以还是第一次见男人也这么注意自己的皮肤护理,感觉怪怪的。

“想不到你生活的还很精致”。拓跋清婉讥笑道。

莫小鱼笑笑没说话,他以前可是不肯做这些事的,但这是杜曼雪布置给他的任务,每晚睡觉前,只要是有时间都要做。

因为在一次和莫小鱼欢爱时,莫小鱼粗糙的脸和杜曼雪娇嫩的肌肤亲密接触时,剌的杜曼雪一阵阵战栗,要不是当时时间紧迫,像是在十八盘上一样,杜曼雪肯定会反抗的,要知道皮肤的粗糙剌的感觉和他的性-感胡茬扎的感觉是不一样的。

“人生已经不精致了,多灾多难,要是不把自己的生活过的精致一点,这辈子岂不是白活了?”莫小鱼自嘲道。

说完,莫小鱼打开了手机,走向了拓跋清婉,开始时她还没怎么在意,但是莫小鱼居然走的离她只有很近,而且她没注意到莫小鱼的手机里在播放一曲华尔兹舞曲。

在她完全被动下,莫小鱼架起了她的胳膊放在自己的肩上,然后踩住了她的拖鞋鞋头,这样在她移动时,两人只能是光着脚在地毯上相互依偎着跳起舞来。

这一切来的太突然,而自己又像是送上门来的,她知道莫小鱼身上有数不清的谜团,再加上自己也隐藏着一个不为人知的秘密,她才会感到莫小鱼会如此的亲近。

别看莫小鱼刚刚摸完保湿霜,但是当她和莫小鱼如此亲近时,感觉到的却不是那淡淡的保湿霜的味道,反而是一种强烈的雄性的味道。

开始时,自己还能强制撑着自己的身板,但是到了后来,她时刻都有一种自己下一刻就要倒下去的感觉。

“你的身上也有一种神秘的气质,虽然你在极力隐藏,但是我能感觉到,也许只有我能感觉到”。莫小鱼在她的耳边轻声耳语道。

“什么?”拓跋清婉随着轻柔的舞曲闭着眼摇晃着,听闻莫小鱼这么说,愕然睁开眼,问道。

“你复姓拓跋,这是西夏皇族的姓氏,如果我没猜错的话,你肯定和西夏皇族有关系,西夏王族是拓跋氏,在唐朝时被皇帝赐姓李,但是李元昊建立西夏后,弃李姓,自称是嵬名氏,我说的没错吧?”莫小鱼问道。

“呵呵,复姓拓跋的多了,那都是西夏王族啊?”拓跋清婉利用自己呵呵的笑声来掩饰自己内心的惊讶。

“其实你也不用否认,我见过西夏王族的人,我说的不是你这样传了几十代的后裔,而是真正的西夏王族的人,你想知道吗?”莫小鱼此时松开了拓跋清婉,自顾自走到冰柜旁拿了一瓶啤酒,咬开盖子喝了一口,问道。

“木乃伊吧?”拓跋清婉问道。

“不错,木乃伊,但是这个木乃伊却活了,你还记得前段时间电视新闻报道说在东北的一个古墓被盗了吗?里面出土的一具尸体不见了,当时的报道说是被人盗了,记得吗?”莫小鱼问道。

“记得,有一点印象”。拓跋清婉懵懂的点点头,说道。

“那具尸体不是被盗了,而是活了,然后他自己跑掉了,这件事很隐秘,那个人到现在都没找到,那个人叫李元日,当时是去金国当驸马去的,公主因为别的事自杀,他被金国皇帝赐死,但是阴差阳错,居然活了,你说这事奇怪吧?”莫小鱼问道。

“你说的都是真的?”拓跋清婉不信的问道。

“这事考古界都应该明白,但是这事确实是没法解释,给领导打报告也不能说这玩意活了自己跑了吧,所以只能是说丢了,被盗,这样把事情扔给警察,就没他们什么事了,你在京城有些关系吧,打听一下应该能知道这事”。莫小鱼说道。

“我的天哪,你吓到我了,我都不敢回去睡觉了”。拓跋清婉随口说道。

“你可以在这里睡啊,你睡床上还是地下?”莫小鱼笑眯眯的说道。

“想得美你,我回去休息了,明天一早我叫你”。此时的拓跋清婉早被莫小鱼的话惊的非常清醒,一点困意都没了,这下好了,来这里是为了解除疑问回去睡觉的,这下好了,被吓得再也睡不着了。

拓跋清婉回到自己的房间,看了看时间,还是下决心给自己老师打个电话说说这情况。

喜欢国色天香请大家收藏:()国色天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