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63 把你的劲使出来

莫小鱼的汽车冲出了小区门口后,在门口不远处有人抬起头来看着莫小鱼消失的汽车,转身脱掉了身上的环卫工衣服,招手截了一辆出租车,跟了上去。

两人在唐州大酒店门口接了拓跋清婉,然后,一路向西疾驰而去,目的地当然是卧佛寺。

开始时猥琐的降头师还以为莫小鱼和那两个女娃子是出去吃饭之类的,但是当跟着出了城区之后,他才意识到这件事没那么简单。

今晚就是月圆之夜,这肯定是个很好的机会,他断定莫小鱼等人是不会错过这个机会的,但是他们到底要去哪里?

他对唐州不是很熟悉,手里的一张地图翻来覆去的看,直到看明白,一路往西是卧佛山,卧佛山上有个卧佛寺,难道他们是去寺院?

如果论功夫,他打不过莫小鱼,要是现在截下他们,自己根本不是对手,自己最厉害的降头用在了莫小鱼身上都没怎么起作用,到底哪里出了问题?

更何况自己的目的是要彻底制服莫小鱼,而不是杀了他,否则,那天价的酬金自己也拿不到。

等到他赶到了卧佛寺下时,莫小鱼等人早就进了山门,莫小鱼让她们现在寺院里到处玩玩,自己则是去找明正大师了。

“上次我来过这里一次,没想到这么快就旧地重游了”。拓跋清婉跪在大殿的佛祖面前,喃喃自语道。

“这就是缘分,对吧?”顾依依不信佛祖,但是也学着拓跋清婉的样子跪下磕头,不是有句话说的好吗,到了哪山就信哪山的菩萨。

莫小鱼在后院的练功场找到了明正大师,看着大师挥汗如雨的样子,莫小鱼的手下也是痒痒的,不待大师吩咐,将手机和包放在旁边的石凳上,下场和大师练了起来。

虽然不时挨上几拳,但是每一拳都不是力道很大,明正大师当然不会往死里打了。

“我以为你不会来了呢?”明正大师停下手,莫小鱼赶紧递上毛巾,说道。

“机会难得,再等,就要下个月了,还有很多事没做,成与不成都试试吧”。莫小鱼说道。

“嗯,地方都准备好了,走吧,去看看”。明正大师带着莫小鱼到了靠近寺庙院墙的一个小院里。

“这周围几十米内都没有僧人居住,我已经吩咐了,要他们把这里都收拾好了,要翻建,完事后,你要出钱把这里修好,我不能食言”。明正大师带着莫小鱼到了到了小院里。

莫小鱼看了看房间里,只有一个土炕,炕上是一些简单的铺盖,只是保证不睡在席子上罢了,但是莫小鱼肯定,他们今晚不是来这里睡觉的。

“还行吧?”明正大师问道。

“还可以,不过,等我们进屋之后,你再来,她们都是女孩子,脸皮薄,看见你不好意思”。莫小鱼说道。

“靠,你还知道不好意思啊,这里可是寺庙,你居然在这里干这种事,还让我这个老和尚帮你望风,这可是对佛祖大不敬……”明正大师不满的说道。

莫小鱼走到他身边,搂住他的肩膀,小声说道:“行了,师父,再加一瓶葵花牌茅台,怎么样”。

“两瓶”。

“两瓶我确实搞不到,这样吧,再加一瓶其他的,行了吧”。莫小鱼和明正大师像是商人一样,在院子里讨价还价。

按说一到晚上女客就要全部离开卧佛寺,所以为了不被其他人看到,拓跋清婉和顾依依早早被莫小鱼叫到了小院里,关起门来后,这里就安静下来。

顾依依站在院子里看着墙外,她能感觉到,那人就在墙外,没想到居然能追到这里来,看向莫小鱼,莫小鱼通过几步的助跑,一跃爬上了院墙,但是看了一圈后,回头看向顾依依,摇摇头。

“这人还挺狡猾的,看来是有几把刷子”。莫小鱼说道。

三个人回到房间里,坐在土炕上,再也没有出门。

“你知道怎么做吧?”顾依依将拓跋清婉叫到一边,问道。

“什么?”拓跋清婉疑问道。

“我是说,你知道到时候该怎么做吗?”

“废话,我又没做过,我哪知道,这事不都是男人主动吗?”拓跋清婉偷眼看了一眼莫小鱼,低声问道。

“唉,那是男人醒着的情况下,要是男人昏迷了怎么办,那就要你主动,你会吗?”顾依依问道。

“不会,你会?”拓跋清婉挑衅的看着顾依依,问道。

“靠,我会那是我的,你会才行啊,我要是到时候也没精力指导你,你怎么办,这不是白瞎吗?”顾依依不满的说道。

拓跋清婉白了她一眼,但是却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反驳她,自己确实是不会嘛,而且自己一直都是个很保守的人,别说是没有和男人有过这种接触了,就是那种小电影都没看过。

“笨”。顾依依也白了她一眼。

但为了莫小鱼,还是勉为其难的说道:“阿哥,你能出去一下吗?我和这个木头有些话要说”。

“你才木头呢”。拓跋清婉还不示弱,但是也只是小声说了这么一句话,她发现自己在这个小丫头面前一点便宜都占不到,不但是占不到便宜,还处处被她辖制着。

莫小鱼闻言,不闻不问,起身向门外走去。

莫小鱼刚刚走出了门,在关门的过程中,他扫了一眼,发现拓跋清婉被顾依依放倒在了土炕上,拓跋清婉好像要挣扎,但是被顾依依一句话唬住了。

“时间来不及了,你还想不想做了,你不做我就叫其他人来”。顾依依低声说道。

拓跋清婉收敛了笑容,看着骑在自己身上的顾依依,想要笑,但是只能是努力憋着不笑出来,可是随着顾依依的讲解,她感觉到自己的身上开始变的火-热起来。

顾依依当然也感觉到了她的变化,俯身趴在她的身上,将她压-在身下,在她的耳边说道:“阿哥喜欢在床上很浪的女人,把你的浪劲都使出来,看看你能不能征服他,他喜欢女人主动一些”。

喜欢国色天香请大家收藏:()国色天香新更新速度最快。